丁雯靜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chingt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我在西安發生「西安事變」下集

2008-09-28 23:38:51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28169 次 | 评论 0 条

      隔天,清晨四點半,我們一群人來到了張學良故居,敲了許久的門,門房的大叔才起來開門;我問大叔,高館長有交帶故居得開燈嗎?大叔說:「沒有?」我說:「昨天不是答應過要開燈嗎?」大叔說:「我只管看門,其他事情不清楚。」此時,心中一陣納悶,昨天不是說要交辦下去嗎?此時,我仍耐住性子,心想:「保持愉快的心情!不管你遇到什麼事情。等到晚上夜拍時刻,再說吧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夜拍,是張學良故居的重頭戲。將近六點時刻,我們團隊又重回故居,尋找拍攝角度和討論分鏡問題。此時,故居的管總務的袁主任頂著長年甩不掉的「游泳圈」朝我們走來;起初,大家互相問好,還算客氣。(儘管是他和白主任在開閉門會議時,一再強調,他們這裡的幹部,每天基本薪資是三百塊人民幣,加班就更不得了!但我對他們仍沒太多成見!)過一會兒,負責保管故居的幹部,拿著一長排鑰匙走進來。故居門打開後,各樓層的燈果然逐漸亮起,原本死氣沈沈的故居,鏡頭下變得很有氣氛。不久,聽到一陣玻璃碎片聲,三樓的燈泡瞬間熄滅,緊接著二樓的燈也滅了!我問袁主任,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?他手一攤說:「我們只負責開門和開燈,不負責燈的狀態。」此刻,我感覺到,他完全沒解決事情的誠意,但老實說,我仍沒發火,心想,總得想想法子,處理吧!於是我當機立斷,回飯店搬出自己的燈光設備,自己打燈;然後,我又問袁主任故居可有「電線滾筒」,他非常肯定地說,我們沒這玩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當我們的工作人員忙著跑上、跑下、拉線、佈置燈光時,這位袁主任和負責開門的兩位中年男子一動也不動,就這樣看著我們三位娘子軍(加上一名男攝影);在摸黑中找插孔時,我們問插孔在哪兒?他們連走到屋內,稍稍指引一下都不願意。此時此刻,我真是忍無可忍了!我真佩服,他們可以眼睜睜地看著我們手忙腳亂,而撒手不管!我心裡很清楚,如果我不生氣,如果我不開罵,這兩位男人一定完全不覺得有啥不對勁,於是我決定狠狠地教訓了袁主任一頓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我指責的理由很簡單,首先,他一再強調,故居的電線是為我們重新接上的,為何工作人員完成後,他完全沒有驗收,事先確認燈光沒無問題?第二,看到狀況百出時,居然可以坐視不管,還可大言不慚地說,他只負責開燈。我很誠懇地跟他說理:「做任何事情,不在它職位的高低,而是在它面對工作的態度,如果你對你自己的工作負責,就算是清潔工也會讓人尊重,你作為主管,如果對這環境有感情,自然就會展現在故居的一景一物裡,我尊重你,也希望你尊重你自己。」我話一出,這位老兄更為惱怒,他大發雷霆地說,「我沒有權力指責他,因為五千塊他一毛錢也沒拿」。我突然愣住,這話和我前天聽到的完全不同,心想,昨天他們不是說,五千塊是他們的加班費和上繳省文物局的公費,為何現在又說,一毛錢也沒拿;我告訴他,如何分配不是我的權責,但你們要對這個狀態負責。(我實在有點搞不懂,這群人集體在我面前如此有默契的演出,為何現在又互相矛盾。)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告訴袁主任,我不願意推測,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但我在意的是他處理事情的態度。我問他,如果你看見有人溺水,而你不會游泳?你是眼睜睜地看對方沈到水裡,還是趕緊觀察周遭有無工具可以救援,或是趕緊找會游泳的人來幫忙;我說,即便你不會電路,但你總知道插孔在哪裡?你怎麼可以眼睜睜地,看這群女生扛著笨重的器材,卻「不動如山」。此時,袁主任依舊面紅耳赤,神情非常激動。不久,高館長突然來到故居,得知電燈沒搞定,立刻當著我的面訓了袁主任一頓;剎那間,袁主任圖然「活躍」起來,開始很積極幫我們張羅電線不夠長的問題,不一會功夫,袁主任手上提著一座「電線滾筒」,從房間走出來,所有的問題立刻搞定,我們就用自己帶的燈,完成了拍攝張學良故居的夜景。

 

老實說,說這個故事,我很掙扎,我無意數落誰,也無意詆毀誰,而是我對這樣的文化現象,仍有不理解,因為我在其他地方也遇到的類似的情況,只是不如張學良故居(少數幾個人)這麼誇張罷了。

 

首先,我同意拍攝建築文物可以付費(儘管在台灣拍建築外觀是不需要費用),但總得訂出一套收費標準,大家好遵守。其次,我認為,服務精神,如果只建立在權威和金錢的基礎上,這樣很多事情就會變得索然無味。我不希望,這是面對事情的常態。

 

我的大陸朋友聽我說這事時,總會很緊張地問,「雯靜,你會不會因此對大陸失望?」我說:「不會啊!我願意說,就是希望一起努力來改變現狀,我不是批評,而是提出現象,大家一起來討論,是什麼樣的歷史因素,造成這樣的文化現象。」

 

親愛的朋友,我必須說,我熱愛這塊土地,它有容乃大的氣度和豐厚的歷史涵養,也熱愛這裡的人們,他(她)有剛、有柔的族群面容和性格;但熱愛不是忽視、更不是縱容,而是善用愛的力量,讓我們更加美好。

 

 

感謝後記:在這次出差大陸拍攝過程中,我遇到許多幫助我的朋友,他們對我們的好,我銘記在心(例如,北京AOC的段總裁、段總監和陳娜;西安華清池的王主任、張學良故居管研究的王館長、周主任、蔡主任;太谷台辦武主任、太谷孔祥熙故居的葉館長、太谷電視台的衛東和李師傅;上海民革的王主委、老師、老師和李師傅等人對我們團隊的照顧)。

至於為何用「西安事變」這個用詞,因為我剛好要重拍西安事變,遇到這事,完全是對自己幽默一下罷了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我在西安發生「西安事變」上集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蔣介石的歷史定位與兩岸關係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chingt

  丁雯靜 1969年6月2日,雙子座台灣雲林台西人; 擁有「波斯」血統台灣大學法學碩士, 現為鳳凰衛視台北分公司製作人,是知名的「紀錄片之王」製作的「一九四九大遷徙」和「台灣天空祕密」,榮獲第九屆 和第十一屆 兩岸關係暨大陸新聞電視專題報導獎首獎;喜愛閱讀、 思考、聊天、舞蹈、慢跑、音樂、攝影和油畫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