丁雯靜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chingt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一個台灣女子眼中的「蔣宋孔」家族

2009-02-20 11:51:57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33720 次 | 评论 0 条

一個台灣女子眼中的「蔣宋孔」家族

 

當我要製作「家春秋」---民國蔣宋孔家族往事時,我的兩岸朋友反應截然不同。在台灣,知道民國史多一點的朋友會說,這是「權貴的歷史」,有什麼好作的?我理解,台灣朋友的論調,在他們的眼裡,歷史紀錄片還是要帶有點「歷史正義」的情懷,要充滿對當權者對抗的英雄式悲情,這是歷經台灣民主運動潮流下的邏輯。在大陸,理解我要拍攝蔣宋孔紀錄片的朋友,第一個反應是,為何獨漏「陳家」呢?這個中國當時的「四大家族」的確很值得說說。同樣的,我也明白大陸朋友所說的意涵,其實「值得說說」是非常高明的說法!這句話可以被理解成兩個意思,一個是,蔣宋孔這三人是當時國府的統治階級,他們的歷史當然要好好揭露,看看他們是如何致富?這其中究竟有無「不義之財」!讓老百姓看看他們當時貪腐的形象。另一個意思是,這是一段被扭曲的歷史,如果能將這段歷史揭示,對近代歷史是一大貢獻。

 

老實說,歷經了近二十年來台灣意識型態衝擊和洗禮,以及近五年來製作歷史紀錄片的心得,我愈來愈來能理解「意識型態」的虛構性,我也深信歷史終究會回到該有的軌跡,我們需要的只是「時間」!當然,深處歷史洪流的我們,就依著我們可以努力的方向使力。

朋友總愛問,「雯靜,你為何想要拍這部紀錄片?你想說什麼,傳達什麼嗎?」如果我說,這是上天希望我拍的,你會信嗎?經驗總是這樣,拍完一部,下一步片的緣分自然具足,就這樣一部一部往前推。三年前,我曾動過拍蔣宋孔家族紀錄片的念頭,但當時我僅作過幾套紀錄片,還是個生手,再加上,這需要大量的經費贊助,不是公司給的預算可以搞定的,直到去年我感覺拍這部片的動能愈來愈強,就在這個當口,我的企業界長輩(冠捷企業總裁宣總裁和AOC的段總裁)在因緣際會下,給這部紀錄片一筆贊助費用(當然鳳凰也給了相對資金),宋家的媳婦宋曹琍璇給我資料和人脈上的全力支援,這才促成了我們開拍「家春秋」的條件。

如果你想追問,我的中心思想是什麼?想傳達什麼?我只想說就是一個態度「開放!」用開放的心看檔案,用開放的心聽口述,用開放的心理解那段歷史,這就是我想傳達的訊息。儘管我很清楚,從檔案、從口述,我們依舊無法知道歷史的全貌,甚至不可能知道,所謂「歷史真相」。但我們可以透過這些較有根據的事實,拼湊出歷史的部分面貌。就權力結構來看歷史,我們當然知道,唯有勝利者,才有詮釋歷史的權力,因此我們也可以說,所有和我們國族命運息息相關的歷史,都是勝利者的歷史,只是勝利者並不是歷史的全部,因此歷史總是不斷地往中庸之路修正,而我們或許正在經歷著。

拍攝「家春秋」這一年多以來,我們走訪了,美國、大陸、台灣各地,共尋找了六十幾位受訪者,拍攝場景超過四十處,我們追隨蔣宋孔家族的足跡,進入他們的生活氛圍,儘管不能還原歷史氣氛,但我們總企圖嗅得那殘存的味道;在美國哈佛、耶魯和衛斯里安女子學院,我們彷彿看到了那一個個曾經充滿理想、抱負的宋子文、孔祥熙和宋家三姊妹,他們積極投入中國改革。在上海,我們前去宋子文和孔祥熙的官邸,在七十年多前,這裡曾是國府權貴往來的重要場景;心想,那個控制國府重要金庫的兩大支柱,孔祥熙和宋子文,當他們握有權力時,不知是否曾想起年輕時的理想,還是真得「權力總令人腐化」?

在台灣教育下長大的我,在中學以前,我對於孔祥熙和宋子文這兩位人物是無知而陌生的。小學時期,我只知有蔣介石,根本不知孔祥熙和宋子文是何許人也!因為教科書上只宣傳蔣介石,蔣介石是我們心目中的神。當時台灣沒人敢叫用「蔣介石」這三個字叫他,小時候寫作文(當時他已病逝),要用總統 蔣公來稱呼他;上課時,聽到老師說蔣公,要自動將雙手背在後頭,表示尊重。有一則那個年代笑話是這樣說的,老師問同學,將來想做什麼?孩子天真地說:「將來我要做『蔣總統』!老師聽了哈哈大笑!」因為我們認為「蔣總統」是專有名詞。而蔣介石神話的破滅,是大學以後的事。

大學時期,開始接觸在台灣被稱為「黨外」和帶有左派思想色彩的雜誌,我開始理解台灣老一輩知識份子心中那份渴望「民主自由」的悲痛,於是我才明白什麼叫做「愚民化」教育、什麼叫做「威權統治」;後來,我加入學運社團,跟著大夥高喊「打倒威權」,此時蔣介石在我心中的地位,變成了「白色恐怖」的魔頭。

2000年,國民黨政權垮台那年,我剛好到了鳳凰擔任記者,民進黨執政下的本土勢力抬頭,台灣大量揚棄中國史觀,盡其可能地貶抑蔣介石的歷史地位,這讓我對一個乏人問津的國民黨,一個被遺棄的史觀,

又開始感到同情,就在這樣的當口,大量的民國人物史料,跟我的工作接上線,讓我有機會重新認識「蔣介石」。至於孔宋兩人, 或許是從小對於孔宋認識的貧乏,或許台灣沒有那個年代的歷史餘溫,我對孔、宋的認識總極少帶有情緒性的感受;但我認為,這絕對是個好狀態,因為這是「開放」的一部份。想要和我們一起開放地面對歷史嗎?請記得收看「家春秋」--民國蔣宋孔家族往事。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陳雲林訪台灣 為何要先拜見辜嚴…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「家春秋」民國蔣宋孔家族往事 …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chingt

  丁雯靜 1969年6月2日,雙子座台灣雲林台西人; 擁有「波斯」血統台灣大學法學碩士, 現為鳳凰衛視台北分公司製作人,是知名的「紀錄片之王」製作的「一九四九大遷徙」和「台灣天空祕密」,榮獲第九屆 和第十一屆 兩岸關係暨大陸新聞電視專題報導獎首獎;喜愛閱讀、 思考、聊天、舞蹈、慢跑、音樂、攝影和油畫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